“艾德也想过办法自救,转型做汽车配件生产制造,但销售规模一直做不上来,企业难以为继,逐步变为一家只能靠银行借款维持经营的‘僵尸企业’。”马明亮说,一旦哪家银行停放贷款,艾德肯定就撑不住了,一度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。

怀特身后有着无数追赶的身影,24岁的加拿大男孩马克·麦克莫里斯曾是距离最近的那个。但在11个月前滑雪撞上树干后,一切都不再是原来的模样。下巴、左臂、骨盆、肋骨多处骨折,脾脏破裂,肺部萎缩,并伴随着短暂昏迷,病床上的麦克莫里斯险些再也没能苏醒。不到一年的时间,涅槃重生,麦克莫里斯再一次站上了单板滑雪坡面障碍技巧赛领奖台,这是一出有关梦想与勇气的美丽故事。